快巴文章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友情文章 > >

淡如水的友情



  什么叫友情?友情即是人与人之间一种良好的关系,其中包括了解、欣赏、信任、宽容、理解、付出、奉献,牺牲等等诸多美德。什么样的友情才能长久,以涛涛愚见,淡如水的友情才能长长久久、久久远远。

  友情有许多种,如君子之交、生死之交、莫逆之交、忘年之交、忘形之交、忘言之交、泛泛之交等等,而能称
为君子之交者,可谓为人群中的幸者。不是嘛!一句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相传至今,被人们奉若交友的座右铭。想
想也是,君子之交,不为功名所困,不为利欲所惑,不为交际所累,全凭用心相处,全靠真诚相待,无需过密交
往,则君心常相知。

  相传唐贞观年间,薛仁贵尚未得志之前,与妻子住在一个破窑洞中,衣食无着落,常靠王茂生夫妇接济。后
来,薛仁贵参军,在跟随唐太宗李世民御驾东征时,因薛仁贵平辽功劳特别大,被封为“平辽王”。一登龙门,身
价百倍,前来王府送礼祝贺的文武大臣络绎不绝,可都被薛仁贵婉言谢绝了。他唯一收下的是普通老百姓王茂生送
来的“美酒两坛”。当打开酒坛,负责启封的执事官吓得面如土色,因为坛中装的不是美酒而是清水!“启禀王
爷,此人如此大胆戏弄王爷,请王爷重重地惩罚他!”岂料薛仁贵听了,不但没有生气,而且命令执事官取来大
碗,当众饮下三大碗。在场的文武百官不解其意,薛仁贵喝完后说:“我过去落难时,全靠王兄夫妇经常资助,没
有他们就没有我今天的荣华富贵。如今我美酒不沾,厚礼不收,却偏偏要收下王兄送来的清水,因为我知道王兄贫
寒,送清水也是王兄的一番美意,这就叫君子之交淡如水。”于是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的佳话也就流传了下来。

  勿庸讳言,这“淡如水”的君子之交并不是人人都会效仿和做到的。这恰如水墨画中的淡墨用笔,其实是很难
捉摸的。因为这淡,看似白;因为这清,看似无,而这境界远非一般人所能驾驭。真正的友谊靠的是赤诚相投,而
不在于甜言蜜语或重金送礼。至于以金钱物质的交换,阿谀奉承的吹捧,互相利用,甚至尔虞我诈的小人之交,是
不长久的友情,然而“君子之交”也应经得起名欲、物欲、利欲、色欲、私欲的考验,经得起世俗、势利、市侩、
时间、环境的考验。


  马克吐温说,“神圣的友谊之情,其性质是如此的甜蜜、稳定、忠实、持久,可以终身不渝。” 真正意义上的友情应该是那种能在心灵上达到共识,理解和通融的;是那种能在朋友陷入困境时,毫不犹豫地伸出温暖之手,给对方雪中送炭的帮助,而不是落井下石;在朋友稍有成就时,毫不吝啬地用一颗真诚之心,给对方锦上添花的援助,而不是冷嘲热讽。只有善良、朴实和心灵高尚的人才会有持久而神圣的友情。

  曾子曰:“君子以文会友,以友辅仁”。《庄子山木》中说:“君子之交淡如水,小人之交甘如醴”。“醴” 就是酒,而“文”自然是如水一样清淡的了。“文”虽然是如水一样清淡,但以文章学问相会,以志同道合相连,“淡中知其味、常里识英奇”,反而能够“淡以亲”。所谓 “人亲喝口水也”,友情春常在。“醴”虽然醇浓香美,但以酒肉相聚,以利相交,以利为条件, 不过是酒肉朋友而已。“浓肥辛甘非真味”,结果是“金满箱,银满箱,转眼饰以乞丐皆谤”,不仅“甘以绝”,而且反目成仇人,无友谊可言,无友情可在。

  友情要紧的是相知;相知者彼此都有了解之谓也。我有一位相知、相契、相交较深的朋友,我们就是常常以文
会友的方式,悟出双方的脾性、雅趣,来沟通心灵,沟通情感 ,相互渗透,相互鼓励,相互支持。即使好长时间
不通信、不联系、不交流、不往来,仍然把那友情藏得好好的,彼此心里都铭刻着你我。

  有位文友对朋友有自己独特的感受,他说朋友相交,不是因相处时间的长短而决定深浅的。有的人与你朝夕相处,耳鬓厮磨,在你心中却如过眼云烟;有的人和你在办公室桌挨桌面对面坐上几年,想想还是陌生人。有的人与你匆匆邂逅,却像一颗灿烂的星星,在你的记忆中永远闪光;有的人与你仅仅偶尔接触,或者在网上相遇三两次,但就沟通了,理解了,有事愿意和对方商量,心里话愿意向对方倾诉,甚至愿以心相托,以重相托,成为相依相知
的挚友。


  淡如水的友情,因为淡才能不腻,才能持久。所以,正人君子交朋友要以志同道合为基础,而不要维系酒肉关
系之上。这就是“君子之交淡如水,小人之交甘苦醴”的原因所在。当然,我们提倡君子之交淡如水,并不是反对
朋友间的礼尚往来和文明馈赠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朋友之间的“雪中送炭”或“千里送鹅毛”等行为能体现朋友间相互关心和友爱的心情,当朋友有困难时,鼎力相助,无私支持,这正是真朋友的表现。

  淡如水的友情,是一首歌,歌颂快乐;

  淡如水的友情,是一棵树,常青不老;

  淡如水的友情,是一条河,常流不息。

关键词: 淡如水的友情


快巴文章网

更多关于“友情文章”的文章

热榜阅读TOP

本周TOP10

<strong>一生的朋友</strong>

一生的朋友

一生的朋友,友情文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