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巴文章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亲情文章 > >

怀念我的父亲



  父亲从小就喜爱音乐,生前是小学的音乐老师。解放前毕业于义乌树国中学,在当时也算得上是村子里的秀才。1950年10月,我父亲考入了某婺剧团,可就在父亲准备去报到的那几天,村小学的惟一一名教师因是反革ming被政府镇压了,村里便决定推荐我父亲去接替他,结果,父亲还没来得及登上舞台,却走上了三尺讲台,开始了他的教学生涯,当年父亲刚满十九岁。

  父亲先后在老家、前王、江湾等地教书,由于父亲懂音乐,擅长表演,并写得一手好字,后来调到毛店公社“五·七”学校,任社教主任,专门负责宣传工作,组织学生“宣传队”到各村宣传“大好形势”。我出生后不久,父亲调回了倍磊公社学校继续从事音乐教学一直到退休。

  我是从小跟着父亲长大的,懂事的那时侯起,我就发现父亲在同事当中有很好的口碑,学生们也都很喜欢父亲。父亲为人正直,乐意帮助他人,记得当年的试卷都是自己用蜡纸在钢板上刻好后在到油印机上打印,许多年轻的老师不会用钢板刻字,就拿着香烟来“求”我父亲,父亲总是二话没说就接下活儿,香烟嘛也照收不误,因为父亲是学校有名的“老烟枪”。

  在父亲四十年的教学生涯中,曾当过小学教师、中学教师,就是没有当过幼教。随着形势的发展,二十年前,我市大部分农村的学校都撤并到乡镇一级,我们老家的村校也不例外,这座经历了几十年风风雨雨的小学校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,转眼间,学校变成了村两委办公室。

  当时父亲已经退休在家,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说:“学校没了,可办个幼儿班总可以吧!”

  “老爸,你教书还没教够啊!”

  “反正呆在家里也没事,更何况我还想当一回幼儿老师呢!”

  “既然老爸已经决定了,我当然同意了。”

  说干就干,父亲马上和村民主任谈了自己的想法。

  “我们也正想和你商量此事呢!”村民主任一听就高兴了。

  “村民白天上田间劳动,农闲时节还要外出打工或做点小买卖,家里的小孩却无人照看,即使出去了也放心不下啊!都渴望搞起幼儿园。村两委也决定了,还是把办公室腾出来做教室。而且请你当老师是最合适的人选,就是怕你不愿意呢!现在好了,我们是不谋而合啊!”

  消息一传开,村民们都纷纷跑到我家问我父亲什么时候开办,要多少钱等事情。

  不久,乡村的一个简单幼儿班开学了。我父亲又一次当了孩子王。

  可不幸的是两年后的1998年10月,父亲被查出得了肺癌,必须马上住院治疗,无奈之下,父亲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活泼可爱的孩子们住进了县城医院。

  住院期间,父亲总是很乐观,还念念不忘村里的孩子们,他说:“真没想到,在我有生之年过了一把幼师瘾。病好了,我还是回家继续当我的孩子王。”

  如今,父亲离世虽然已经整整七年了。可我每次回家,和村民聚在一起聊天,总还有人这样说:“许老师真是个好人啊!那几年我的孩子多亏他照顾。”

  “许老师在的时候,我家新买的箩筐总是他帮号的字,看到字就想到他,现在没人号字了。走的太早点啊!”

  “他在的时候,村里的写写画画总是离不开他,现在他不在了,老觉得缺少点什么!”

  当年的学校现在又成了村两委办公室,不过,门的上面多写了几个大字“公德评议堂”。

关键词: 怀念我的父亲


快巴文章网

更多关于“亲情文章”的文章

随机阅读TODAY'S FOCUS

“女儿,为什么我不让你嫁给穷小子

“女儿,为什么我不让你嫁给穷小子

女儿,我前几天去找你,你带了男朋友到我跟前,说:爸,我想嫁给他。 后来我告诉你,我不同意,原因是穷...

热榜阅读TOP

本周TOP10

每一位沧桑老父亲,都曾是白马少年

每一位沧桑老父亲,都曾是白马少年

1 今年我才意识到,我的父亲,那个半辈子陷在泥土里的老农民,不是一个粗人。 我的旧手机下放给了他,装...